鲁迅生命晚年的日本挚友,如何视中国为“第二故乡”? 其一生传奇的自传终于在中国首发亮相

花甲录 

内山完造 著 
内容简介

《花甲录》作为一部重要汉学著作,不仅是内山完造的个人史——自出生到从上海回国的六十年回忆,从中也折射了从十九世纪末至“二战”结束的日本现代史、社会世相史和中日关系史。

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,战云密布,扼守公共租界战略要津的内山书店,吸引了中日两国各界视线,其影响力远远溢出文化圈。书店“往来无白丁”,陈望道、欧阳予倩、田汉、郁达夫、郭沫若、沈雁冰、柔石、萧军、萧红……

最著名的书客,当属鲁迅——他把书店当成自家客厅和便利店,连寓所的房租、水电费都由内山书店代缴。在鲁迅结识的日本友人中,经内山引荐者,超过一百六十人。鲁迅去世前一天,以日文致信内山,请他帮助安排日医救治。“八·一三”淞沪抗战时,内山出面搭救被捕的许广平。郭沫若、陶行知、夏丏尊等进步文化人,都曾得到过内山的营救。

毫不夸张地说,内山完造和他的书店,不啻为严峻时代中日关系最坚实的桥梁。

 

编辑推荐

◎ 作品看点

★  鲁迅挚友,视中国为“第二故乡”的日本传奇人物——

内山完造(1885—1959),鲁迅的挚友,日本人,视中国为“第二故乡”,1917年至1945年在上海经营内山书店,自起汉名“邬其山”。晚年从事日中友好工作,1959年9月应邀来中国出席建国十周年庆典,因为脑溢血,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,葬于上海万国公墓。内山夫妇的墓志铭由夏丏尊题写:“生为中华友,殁作中华土,吁嗟乎!”

 

★  “东洋文库”经典之作,“硬货”登场——

1960年,内山完造回忆录《花甲录》由岩波书店出版。2011年,由平凡社再版,并编入权威的“东洋文库”。问世逾半个世纪,早已沉淀为日本现代汉学经典。过去十余年来,内山完造的诸种著作陆续落地中国,独不见这部“硬货”登场。此番付梓,聊补遗珠之憾。

 

★  打磨多年,译稿终于亮相——

这是一部几乎翻译到“地老天荒”的书,分别完成于京、沪、深、日、美等地,也是“屐痕处处”了。刘柠译者说,一部母亲留下的、我一向爱用不已的旧版《新日汉辞典》,因被我塞在行囊中四处携带,早已脱线、散架,后多亏友人帮忙,拿到日本横须贺的修书业者处修复,才重新“屹立”在书架上,散发出“古本”的墨香。

 

◎ 名人推荐

【周海婴(鲁迅之子)】——“不卖血”,这是父亲对内山先生的评价。即是说,他不出卖朋友。内山先生对鲁迅和中国人民的友谊,在当时是遭到中日两国黑暗势力的反对的……现在看起来也许很平常,但在当时确是一种危险的友谊,保持这种友谊是需要一种人格和勇气的。内山先生对鲁迅说过:“不出卖朋友的人,在日本人中也是有的。”

【王锡荣(中国鲁迅研究会副会长)】——内山书店销售的中国书籍,很多都是中国当局查禁的……创办初期,内山完造就“发誓要为日中两国架一座桥”,内山完造的一切努力,其实都是围绕这一誓愿的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当1947年上海内山书店被关闭后,内山完造喟叹自己梦的破灭。这梦,就是架一座日中文化桥梁的梦。

【江枫(学者)】——1936年10月18日,鲁迅病情突然恶化,内山几乎是全天跟许广平一起守在鲁迅身边,晚上才回到书店。这天晨6时,鲁迅生命垂尾时给内山写信求助:“老板几下:没想到半夜又气喘起来。因此,十点的约会去不成了,很抱歉。拜托你给须藤先生挂个电话,请他速来一下。草草顿首L拜十月十八日。”这成了鲁迅的绝笔。过了不到一天,即10月19日凌晨5时许,鲁迅便停止了呼吸。

【竹内好(日本学者)】——《花甲录》并非历史书,而是历史本人,是内山完造的人格。对思考日中关系的人来说,是一个无限的未开拓的,或者半开拓的宝库。

 

书号/ISBN:9787510895609

出版时间:2021-01

定价:¥88.00

装帧:精装

开本:32开